相关文章

海南日报数字报-海南工美用艺术构筑风景

  海南工艺美术品近年来发展迅猛,得天独厚的资源优势吸引了外地大批能工巧匠进驻海南,为海南本土工美技艺的提升带来了新生力量。然而和全国发达地区相比,海南的工美发展依然处在低水平的层次,简单的加工和各自为战的运营方式,使得海南工艺品名号难以在全国打响。这次拍卖的150多件拍品基本代表了海南工美的最高水平,主办方也希望通过这次活动,给外界传递一个信息:海南的工艺美术品除了顶尖材质外,提升艺术水平将是未来所追求的重点。

  ■ 本报记者 戎海

  “和上次拍卖相比,我们有意识地减少了外地工艺美术大师们的作品,目的就是为了让更多本土工美大师的作品和藏家见面。”省工美协会副秘书长、海南成信拍卖有限公司董事长钟振光告诉记者,“拍卖只是一个形式,我们想得更多的,还是希望能以此为契机,为本土的工美从业者水平的提升提供机会和平台。”

  顶级黄花梨

  制品尽显原生之美

  即将于6月6日上拍的150余件展品,是省工美协会历经半年多时间的征集,并且经过精心挑选才最终产生的。和上次的拍卖会一样,本次拍品的主要材质依然是以海南特有的黄花梨、沉香、降真香、海南贝壳等珍稀材料为主,然而在挑选的标准上,组委会则偏重于具有代表性和艺术性较强的作品。“这是海南工美未来发展的路子”,海南花梨文化研究会秘书长石梁平告诉记者。

  在预展现场记者看到,本次拍品中黄花梨精品成为一大亮点。一件古代衣帽架用料完整考究,制作精美;两把新做的仿古座椅线条流畅、做工精湛,加上金属的镶嵌,美轮美奂。此外还有展示花梨纹路对称之美的镇尺、都承盘等,其起拍价都在10万元以上。尤其是一根名为“遥从海外数中原”的黄花梨老料,产自海南大广坝地区,底色清晰、纹理绚丽,具有海黄中特有的鬼脸、钱晕、虎皮狐斑等纹理,不可多得。

  石梁平告诉记者,这些黄花梨制品的材质都是不可多得的,可以让观众充分领略到黄花梨的原生之美。而衣帽架、交椅等家具制品则展示了黄花梨家具的精美做工,这些代表了海南黄花梨制品的最高水平。

  艺术性缺失

  或将制约工美发展

  除了古代家具和老的制品外,当代海南工艺美术大师也展示了各自在黄花梨以及沉香、降真香和海南贝壳等领域雕刻的水平。其中既有传统的福禄寿喜等题材,也有融合了自己思考和感知的当代艺术雕刻作品,让人看到了海南工美的广阔前景。

  海南工艺美术大师王国华此次带来了《禅思》《道行天下》等多件人物雕刻作品,他笔下的人物表情丰富、感染力十足,尤其是对眼神、笑容等局部的刻画,能传递出喜怒哀乐的情绪,引人思考;而另一位海南工艺美术大师王家峰则把抽象艺术运用到了降真香雕刻中,两件作品《岁月》和《记忆》依据材料的形状略加修饰,不规则造型和不动声色的创作手法,令人回味其中的艺术况味。

  为了鼓励海南工美创作者们开阔思路,敢于创新,组委会还特别将瓷板画、陶瓷工艺品、仿古瓷器、歙砚等最具代表性的外省工美精品引入拍卖会中,这些作品凝聚了作者对人生和艺术的思考,创作手法和记忆也很有特色。钟振光说,现在海南的工美创作还是依赖于原材料的珍贵,在艺术创意上不太注重。长此以往,海南的工美水平只能在原地踏步,和外省先进水平距离越拉越大。

  海南工美

  有望构筑文化新风景

  这次拍卖会的起拍价和市场价相比要低很多。钟振光说,目前海南的工美产业尚处于各自为战的状态,行业内鱼龙混杂、良莠不齐。从长远来看,海南工美业要想发展壮大,实行统一的价值判断标准和行业管理势在必行。

  目前海南的工艺美术从业者基本都是单打独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客户和市场,创作者们根据市场的需要和订单来生产,根本谈不上创作,只是简单的复制和加工,因此艺术水平的低下也就不可避免。钟振光说,现在广东等发达地区已经把投资的重点从设备、厂房转向了有实力和潜力的创作者,鼓励他们创作新品,大胆实践,一旦作品在国内国际获奖,协会也将对作者进行高额奖励。

  而在海南,目前连设备、厂房等初级阶段还没有达到。钟振光说,现在很多人要求政府对工美行业给予支持,他对此并不太赞同。他说,任何行业的发展,都必须要从业者先行动起来:如何实现自觉自愿的艺术创新,如何建立起统一的行业标准和行为规范,是当前海南工美界所要考虑的问题。“我们呼吁政府支持投入的时候,应该先想一想,我们能给政府带来什么?”钟振光说,希望拍卖会也能成为海南工美界沟通交流的大会。天赐海南这么多的优质资源,海南工美应该成为代表海南文化形象和海南文化产业发展的一支重要力量。